秋柳双鸦 高古奇逸
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8-03-09

  ,号梁疯子,生卒年不详,本籍山东,北宋亡后,南渡流居杭州。南宋画院待诏。工山川、仙道人物、花鸟。画学贾师古,亦有出蓝之誉。性嗜酒,善交方外高僧。每醉则不拘陈法,颠狂无邪之态,如入无人之境。醉眼昏黄写画,翰墨高古奇逸,世决无二。

  宋代皇家画院中,云集内府的,皆为世间并世无双的画中精英。他们画技崇高高贵,个个翰墨精妙入神,并且绘画思惟唯我独尊。梁楷因为个性凸显,行迹诡秘,疯癫举止,傲然不拘,加之画笔高深莫测。虽个性颠狂,然行之有节,亦深受画院诸多同僚尊重,故“梁疯子”大名不虚也!梁楷,在古代画人中,绝对是位举足轻重的汗青画坛人物。他的绘画,从不信手轻作。据各大博物馆及各方著录环境来看,原载其画真迹也只要数十来幅。加上历朝烽火兵燹的损毁。故存留梁楷真迹万分稀见,估量今存,也只不外二三十来幅。并且大都在国外,国内公私珍藏则鲜见。其画名,在东洋的影响很大。其笔入画风,皆以作“儒、道、释”佛像、仙道人物题材为主,存世真迹有《六祖伐竹图》《李白行吟图》《泼墨仙人图》。而尤以《泼墨仙人图》最为出名。梁楷晚年画风,因为受皇家画院气概及翰墨敷色影响,翰墨相对精工详尽,冷香秋艳。后期则突显翰墨的淋漓大气,打破六合与翰墨之间的时空边界,融之于天然天籁之美。梁楷生来就不喜好过多的陈法旧束,嗜酒是画中高士,实在艺术的个性表示。对于野外写生的天然美景,梁楷还长短常热爱和神驰的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梁楷团扇《秋柳双鸦图》(见图),尺寸24.7×25.7厘米。古有云:“诗情秋水静,画意远山明。”画家以诗入画,画的就是这种“诗情画意”,以及本人心中的安好。而梁疯子这幅颇具诗意的《秋柳双鸦图》,即是感悟于唐代诗人王摩诘的五言名句《鸟鸣涧》,而即兴创作的。诗曰:“人闲木樨落,夜静春山空。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。”诗人所写的,鸟鸣春山夜色美景,寂静而俱生气。梁楷对月畅饮,酒酣大兴,盈尺细绢,下笔如电。画面构图空寂无碍,不赘多余一笔,渴笔焦墨分叉有序,墨笔看似干涩,实则涩中藏韵。画中临风超脱的二三枝枯柳,显得婀娜多姿。两只一左一右的飞翔双鸦,在墨笔晕染的月色中,是那么的新鲜灵动。我们经常谈到画家的“简约”翰墨,决不克不及轻率理解为“简单”。画家翰墨之简,是他对于天然糊口,以及精湛画理的深深颖慧。我们所论画面的“空灵”,是画家心中云烟丘壑的内涵堆积。对画中敷色色彩的艳丽要求,宫廷不少画家则死力为之,以彰显皇家富贵珠光之气。而梁楷这种冷逸简约的翰墨,似与宫廷画风悬殊。在旧封建年代,帝王的民主霸道,是比力凸起的,更况且你一个小小的画院待诏。有时一人暗思,梁楷之所以敢如斯放纵翰墨,一是其画技本身就十分超群;二是他恬澹名利的均衡心态;三是酒助疯癫醉大眠的心境。有此优良心态,梁疯子便能把握翰墨而游刃不足。我们在静静品赏梁楷所画“秋柳双鸦图”时,深感其笔致细劲精逸,线条灵动新鲜。画面构图斗胆无拘,翰墨气概以奇制胜。展翅翱翔的月下“双鸦”,在秋风生凉的圆月印照下,更觉天然生命的坚韧顽强。画家笔下几根枯柳,一轮圆月,与两只展翅翱翔鸣叫的“双鸦”遥相呼应,让人遥想,令人回味。

  窃认为,梁楷的绘画翰墨,应是引领大适意的花鸟的首要开创前锋。其画风的“冷逸简约”,对后期不少大适意花鸟画家影响庞大。“青藤白阳”“八大苦瓜”等皆能“承其意,传其法”而另立异风。风趣的是,梁楷这幅精作落款鲜见,而在渴笔焦墨的柳树旁,落有“梁楷”签名,也就更清晰地必定了,这幅画迹的传播实在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