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奇高:做实在的艺术
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8-03-02

  七年前,古奇高决定跟随内心,卖掉咖啡馆从厦门北上,创立独立家具品牌——梵几。

  在古奇高看来,七年前的国内家居市场,一方面充斥着各种劣质的仿欧式产品,一方面又有昂贵的红木产品,但它们都不符合现代中国人的生活场景。梵几的实木家具大量使用圆润的线条和弧度,这种独特美感顷刻间赢得都市青年人的心,甚至有家具爱好者将这种美感称之为“玄学中的禅意”,而目前梵几固定下来的两个系列中,其中一个系列就叫“禅意”,风格类似所谓的“新中式”。

  七年过去,梵几现已成为国内颇具代表性的独立家居品牌,团队人数从最初的三五个人扩张至现今近80人。古奇高也从一个文艺的青年设计师,变成了要同时兼顾设计与管理的主设计师和经理人。

  一个周二的下午,在北京顺义空港融慧园的新办公室,古奇高接受了经济观察报的采访。他依旧保持着过去几年出现在镜头前偏日式的打扮:黑框眼镜、黑色羊绒毛衣、卡其色麻料裤子,毛衣里露出规整的衬衫领,这种简洁又见细节的风格,与梵几的气质如出一辙。

  “我只在周二或周五来,剩下的时间在家里画图。在办公室没法儿设计,不停地开会,从早到晚我就坐在会议室,对面不停地换人。在家里的那几天才是设计师。以前保证每周双休,现在只剩周日单休,因为今年提了新目标,强度会更大。”古奇高说。

  过去几年,古奇高曾把经理人的职位让给了自己的老搭档,如今却再度把经理人的角色收回,他始终觉得梵几至今仍是一家创始人文化浓重的公司,他会更在意老搭档看不见的东西,比如说气氛、员工的心劲儿……2017年他重新做回CEO,计划带着梵几进入快速扩张时期。

  为进一步脱离“日式”、“性冷淡”的标签,梵几从2016年开始大量尝试用布料与实木结合,突破颜色和木料的局限,最新的系列产品中出现了黄色和绿色的布垫。古奇高透露,梵几开始尝试的木料品类将会更丰富,品类数量几乎是过去几年的十倍。梵几现有的两个系列“禅意”和“极简”,会在2018年整合进而推出三个系列,原有的禅意线保持不变;极简线更名为“FF线”,更贴近年轻人,会在2018年四月份正式发布;第三条线月份,梵几第六家线下门店将在深圳开业。据古奇高介绍,此前梵几的渠道拓展一直进展较慢,深圳店将开启梵几的店铺之旅,以前的开业速度大概是两年一家店,2018年的开店量会相当于过去五年的量。深圳店还会尝试新的购物体验,取消杂货专区和这个专区的现场销售人员,通过场景售卖,场景售卖即通过APP等自助方式购买。

  此前,梵几为避免成为“淘品牌”,一直坚持不在淘宝上开店。而2018年,梵几天猫旗舰店将会开业,原因是古奇高认为梵几已经是成熟品牌,天猫对现在的梵几来说仅仅是一种渠道,时机已到。

  供应链上,梵几在几年前开始改变“接单后再生产”的模式,给一些产品预留几千件存货,将送货时间压缩至一个月到一个半月。2018年的送货体系灵活度会更大,类似衣架的小件单品会增加库存,做到买完第二天就能送货,大件产品依据客户需求来规划时间。

  梵几还会在2018年尝试全新的业态,第一家梵几设计酒店将在北京古北水镇附近开业,房间数初定为15间,第一层是售卖空间,上面几层是酒店房间。运营思路与无印良品在深圳的酒店类似,把体验和销售结合起来。巧合的是,无印良品位于深圳的酒店就在梵几店的隔壁。古奇高否认他们是在学习无印良品:“几年前我就想做酒店,一直在找地儿,想的时候不知道无印良品有在日本做酒店,他们在深圳的酒店我也看过,我们的定位是完全不一样的,他们是经济型的,我们是设计型的,我们更精品,价格当然会更高。”据无印良品深圳酒店此前对外释放的价格信息,其房费大约为每晚最低2000元。

  除了继续壮大设计团队,梵几还在招募运营酒店方面的人才,古奇高预计2018年的员工人数会增至100多人。

  古奇高过去几年一直在思考,梵几到底该是哪种模式,“之前太慢是我选择的,我很崇拜匠人精神,但也很崇拜快速扩张,像苹果那样,这是一件很纠结的事儿。”直到2017年,古奇高认定了梵几不是一家家店地复制出来的,而是通过一个个产品或项目的推动来做研发和设计,酒店和家具一样都是梵几的商业产品。

  然而梵几已经走过了初创时期,庞大的团队对于改变会更为敏感。2017年6月,古奇高决定停掉国子监“梵几客厅”地下的咖啡馆,换成画廊和Popupshop店。国子监店于2014年末落成,老店换装迎面而来的是工作量的巨增,团队开始抱怨:“为什么做好了的店又要重新来过?”

  为了解决初见苗头的大公司病,古奇高在2017年为梵几确定了企业文化:改变中国人的家居生活。其它企业在成立时就会做的事,梵几在第七个年头才最终确立。对此古奇高称:“我们是干出来之后,再整理我们做过的东西,变成企业文化,它不是虚的。”他通过多次召开员工会议,不断地强化企业文化来鼓舞士气,采访当天的上午就刚刚结束一场这样的会议。

  2017年,古奇高35岁。米兰家具展对年轻设计师的定义是35岁以下,这意味着,今后他的作品没有机会再进入年轻设计师展区。

  此时的古奇高,一改此前在时间中的闲庭信步,给自己和梵几定下了一个为期五年的时间节点。

  在35岁生日的当天,他在个人微博上写道:“35岁对我来讲很重要,因为必须要面对恐惧的期待带来的挑战,要把家庭和事业扛在肩上往前冲,又要平衡好所有的利益关系。接下来五年是我在电视剧里也没见过的五年,太多未知性,也有太多目标。不管怎样,做到老了以后不后悔那就行了。”

  他相信五年之后,大家再提起梵几,就不会再觉得是日式的。他认为日本是他们这一代中国设计师的导师,而我们正走在日本70年代的道路上,探索着如何在西化的社会生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民族特点。日本在探索这件事上花了三十多年时间,而中国的家居方向会在未来十年内确立,梵几要做的就是成为中国最有代表性的家具品牌。

  在见面之前,记者想象中的古奇高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工作者,也许会对商业的谈论颇为不屑。见面之后,这种顾虑烟消云散,身为执掌一家公司七年之久的创始人,古奇高对CEO+主设计师的身份已驾轻就熟。

  他深谙现金流的重要性,对于店铺、人力成本的增加,梵几聘请了专业团队测算,让公司继续保持正向现金流的同时,还要保证增长。

  如今许多创业型公司都会拉到风险投资,对此古奇高表示,梵几也有很多意向投资人,但他一个VC都没见,他骨子里是一个比较保守的经理人,投资还是要看缘分,“但有时候我自己也挺反复的,没想好,今天觉得要见投资人,明天又不想见了。基本是你想要多少就给多少,关键是讲多大的故事,现在不是猪都会飞吗?但这不是我想做的事。”

  快速扩张最重要的是产品种类的增加,梵几开始寻求与外界的合作。2018年即将推出的FF线,就是与其它设计师共同打造的新产品系列。这个合作是古奇高谈下的,他寻找一些喜欢的设计师,做各种尝试,有的甚至是与服装设计师的跨界合作。他把这种思维称之为不同于设计师专注自己、而是偏经理人的思维。

  但CEO和主设计师的双重身份也会产生冲突。梵几最初设立年轻化的FF线时,考虑过适当降价,与其他系列拉出价格差,也更贴合年轻一代的消费水平。但古奇高在看了一些相对低廉的布料后实在无法接受,坚持设计与品质的结果,就是做出来的价格与纯实木家具相差无几。

  近年原料、人工成本都在增加,2017年全球白蜡原木价格出现大幅上涨,梵几扛不住压力调高过一次定价,而古奇高的内心觉得做品牌不能在价格上频繁变动。

  古奇高坚持用创始人文化与商业做对抗,他表示梵几会一直是以创始人为核心的品牌。“创始人文化在当下,既是对商业的丰富,也是对抗。就像乔布斯的苹果,他死之后苹果就没有特点了,这里面是有一个人在对抗的,因为你的财务总监还有其他人会告诉你这样牵扯太多了,你为什么要做Popupshop店?租金那么贵。”他说。

  双重身份带来的自我对抗,在古奇高心里不陌生。他出身的东北地区,缺乏商业文化;在福建上大学期间,南方活跃的商业文化和简单的人际关系又刺激着天生细腻敏感的他。最后因为喜欢四季分明的北方气候,古奇高回到了北京创业。

  他觉得人和企业都是如此:“我以前听过一句话,优秀的人应该是雄性和雌性的综合,我认为做品牌类似,应该是南方和北方特性的融合,北方的格局稍微大一些,但有时候会好高骛远,南方更踏实、思维更活跃。”

  如今古奇高一年只需要设计十来件产品,任务量并不算重,但由于设计时间比起从前明显缩减,为了保持思维活跃,他尝试着从生活各方面汲取灵感。

  梵几最新系列的家具中,有件古奇高职业生涯中最满意的产品,一把螳螂椅。这把椅子源自自家阳台,他在家里的阳台种了一株西红柿,西红柿藤的形态似人骨,有粗有细,某天一只螳螂恰巧落在藤上,他发现这两样东西在一起的时候极具美感。螳螂椅的椅子腿有螳螂的姿态,四平八稳又带攻击性,同时细节处理又带有植物藤蔓的变化。古奇高称,这把椅子意义重大,突破了他前几年的一些创作瓶颈。

  梵几还在寻求家居界领域的突破,在服装、艺术行业寻找边界点。比如独立服装品牌“素然”的创始人王一扬就是古奇高的品牌导师之一。过去几个月,梵几的国子监店、三里屯店相继举办了“打破边界”的系列艺术沙龙、西浦裕太的木雕展、古奇高太太墨白的画展等。

  古奇高的艺术观与他的家具观相似,他要做真实的艺术。导演姜文曾说过冯小刚的电影是葡萄汁,自己的是葡萄酒。古奇高说他要做的艺术也是能让大家喝出味儿的葡萄汁,“梵几”这一品牌名的含义是“平凡的家具”,就是要走进生活。

  “艺术离中国人太远了,艺术圈在中国是一个特别小的圈子,我接触了很多艺术圈的人和藏家,在我看来大多数人都不是真正的欣赏艺术品,而是和买房一样在投机。我喜欢有直观感受的作品,墨白的画将来会不会升值?我不想知道,我看中的是人们是否欣赏它,买了它之后回家会不会挂在墙上。”

  工业设计出身的古奇高,大学毕业后一开始并不想进入设计行业,当时的古奇高喜欢跟人打交道,所以想找的工作都是例如公关、经理助理等职位。在上海工作的一年半中,他发现了自己对家具的兴趣,那时候他经常拿着尺子去宜家量家具尺寸,有朋友做室内设计,他就去帮忙选地毯、选画。“我特别开心。”提到当初的场景,古奇高的语气明显轻松不少。

  古奇高表示,未来还是会把经理人的角色让出去,而且他也想过失败,“如果有一天梵几没了,我就去干别的,关键是在这天来临之前我都在为梦想努力,我无怨无悔。”